自述(尖山派出所 张安康)
来源:政治处   作者:   发布时间:2016/5/18 8:30:50   【字号: 】 【关闭

 

自述(尖山派出所 张安康)

 

 

第一时间听说要说说自己的“好”时,张安康觉得“好”是警察这个形象本身就固有的,不会有警察觉得自己是“披着羊皮的狼”。于是,拔高“好”的高度,张安康又觉得在整整二十四个月的从警路上,他所做的都是本职工作,若有不同的,也只是工作中与当事人的沟通、对待当事人的态度罢了。

他,尊老。尖山镇某村有一老奶奶,文化程度高却言语似疯癫,为了家中房屋事情,前后好几次到园区管委会闹脾气,而且脾气闹起来像小姑娘,坐到管委会前的广场上撒娇起来就是个把小时,也不肯回家。张安康出过其中的一次警,了解相关情况并作处理后,最终需要送老奶奶回家,上车时老人家又撒娇,张安康和镇政府、管委会的两三个工作人员一起抱着老奶奶上了警车;出乎意料的是,下车时距离老人家房子还有好长一段距离警车无法直达,她又提出要背,随车的一名管委会工作人员是女性,张安康觉得肯定不能让她背老奶奶了,于是打开车门就让老人上了自己的背,事后说起来,张安康说那老奶奶看着体型不大,其实好点重的,老人家身上一般都有“味道”,张安康打趣说“未婚还没来得及背自己新娘,背了老奶奶,或许是个桃花好兆头”,想不到如今,依旧孑然一身。

他,爱幼。胡宅乡某村是张安康自己的责任村,一次在该村水库发现一具尸体,经刑大现场勘查及公安后续工作,最终排除他杀。经了解男性死者是外地人,入赘在该村,家中妻子患腿疾,女儿在尖山读小学,妻子无固定经济来源,偶尔有手工活拿来做下,一般靠村委会接济过活。考虑其丈夫过世,雪上加霜,张安康每每下村时,都会到死者家中看望,或向村干部了解近况。死者安息,生者坚强,但是对于小学在读的女儿,张安康始终觉得她的心理阴影一时难以消除,所以张安康在后来又当起了小女孩的心理辅导老师,加之时间的流逝,小女孩目前过得挺好。

他,性直刚强。刚入行时,有亲戚说张安康性格偏内,不适合干公安工作,而且公安工作接触面杂,也有朋友生怕他应付不来,张安康却不以为然,他觉得正是性格上的不合适才需要进来锻炼。殊不知,性格偏内向的他,骨子里却是个倔脾气的小伙子,他见不得挑事的人到派出所“撒野”,他静得下来说理,也可以很硬气地“雄起”。有次因为一起经济纠纷,本地一方当事人召集来一群人,想阻止另外一方外地当事人离开尖山,经过一方劝解,事情慢慢已经平息,但是其中一个小年轻跳出来撒泼,说派出所还敢护着外地人,小心先端了你们派出所。张安康当时初来尖山派出所,他说自己也许也还带着年轻人的脾气,哪容得下这么挑事,更是为了公安的威严,他当即朝那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训斥一通,但是他训斥得在理,训斥时也不忘向边上的其他人明理说法,最后那年轻人也只得咽下“气”。

这就是尖山所民警张安康,爱工作;他也爱尖山所这个大家庭,亲食堂阿姨、团结领导同事。皇城湖畔、鞍顶山下,时光见证,张安康真实爱过!

浏览次数:3806 【返回页顶】 【关闭